北医三院再创奇迹,近20亿3D打印市场引发资本大战

点击量:447 发布时间:2017-02-14 作者:状迈(上海)增材制造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下称‘北医三院’)骨科主任刘忠军教授成功为一位颈椎恶性肿瘤患者实施了世界首例包括枢椎的4节颈椎切除手术,并为患者云女士安装上世界首个涉及上颈椎的大跨度3D打印人工颈椎。12月8日,该患者出院,恢复状态良好。
 
 
 
刘忠军教授表示,像这样的定制化3D打印人工枢椎,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了6例,都获得了很好的治疗结果,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效果好,价格低,医学3D打印受青睐
“3D打印可以使原来无计可施的疑难疾病,找到治疗办法,已有治疗方法的,得到进一步改进,从而提高治疗效果”,刘忠军教授说。
 
据了解,北医三院早在2009年就开始将3D打印技术引入骨科领域。历时3年的研发,刘忠军教授带领的团队推出了国内首个3D打印人工髋关节,并成为我国首个获得CFDA注册批准的3D打印人体植入物。
 
目前,经CFDA注册批准的3D打印人体金属植入物仅此三项,均为刘忠军教授团队研发。这也标志着我国在3D打印植入物领域已有能力造福更多患者。
 
北京大学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生物医用材料与组织工程中心主任奚廷斐表示,实际上除了北医三院,国内多家医院也都在积极研究3D打印技术,并运用到日常的诊疗中。
 
其实,近一年内,国内多家著名医院都做了经典的3D打印的医学应用手术。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神经外科采用3D打印技术,复制出与人体完全一致的骨骼,精准切除病变椎体并植入特制的钛合金假体;武汉协和医院也使用3D打印技术实现假肢“私人定制”,患者造型酷炫的“机械手”能拿水杯喝水、握自行车把手,且成本仅600元,不到传统义肢造价的十分之一。
 
目前,3D打印技术的应用确实得到了临床的认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张克教授算了一笔帐,我国2014年的关节置换术约为40万台,其中3/4为髋关节置换手术。根据选用国产或进口人工关节不同,一次手术的费用大概在5万—10万,且手术效果常常并不让人满意,而3D打印人工髋关节产品的正式使用将大大降低患者的就医费用。
 
空间大,市场好,医学3D打印“值得拥有”
日前,仙瞳资本合伙人熊昀女士在医学3D打印创新创业论坛上,从投资机构的角度分享了话题“新形势下医疗器械行业投资”。她认为,医疗器械行业以及3D打印在医疗领域的应用存在很大的机遇。
 
首先,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医疗器械市场规模约为3080亿元,年均增长率约为20%左右。目前国内医疗器械市场仅占医药市场总份额的14%,而这一比例在全球却是42%,市场空间如此大,中国医疗器械的行业前景不可谓不广阔。
 
 
 
其次,卫计委和发改委先后出台很多政策,药监局也出了很多政策,主要是针对监管条例,包括医疗器械临床质量的规范,从趋势来看是想完善医疗器械全过程的监管。这些政策的实施,最后得到的结果是行业的准入门槛在加高,部分不具备相关资质的小微企业开始退出市场,潮汐过后,沙滩拾贝应该是大中型医疗器械企业的强项。
 
 
 
另外,市场前景的普遍看好也是这一行业的利好。通过上图可以看出,政策对于医疗器械中植入材料、人工器官的影响最大,最为接近峰值,而3D打印在医疗模型、假肢、齿科手术模板、颅骨、颈椎人工椎体及人工关节等方面应用前景可观,实用性、可替代性都极具优势。3D打印医疗器械势必会成为整个行业中的一大分支,受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医院的重视。
 
根据Future Market Insights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3D打印医疗器械市场2016年预计将达到2.796亿美元,并在未来10年复合年增长率(CAGR)为17.5%。国产医疗器械厂商想完成进口替代的攻坚之路也越发艰难,3D医疗打印技术或成拐点。
 
据业内人士表示,资本进入已经不是秘密,3D打印医疗器械领域看似平静的“湖面”实质已是暗潮汹涌:创生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成立3D打印研发中心,自主研发了新一代骨骼多孔结构以及中国唯一的3D骨科数字化设计平台——人体虚拟骨数据库;专注医疗领域3D打印的麦递途获得晨兴资本A轮融资;蓝光发展有限公司,在转型业务中,将3D打印医疗生物打印为核心。
 
发展迅速,问题同样不能忽视
仙瞳智创工场执行总裁张华利表示,未来医疗行业会往两个方面分化,一是出现高质量的大型医疗企业,二是在行业中有创新、有革新的企业,而3D打印技术的应用就是一次革新。
 
3D打印医疗器械就是一项医疗器械领域的新技术,新革新,但是作为新技术,难免会存在一些问题。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生物材料研究所所长助理余森博士表示,3D打印作为一项新技术有其特定的优势,但由于涉及部分、环节复杂,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首先,3D打印设计方面落后于技术开发方面。余森说,以医用技术为例,打印一个锁骨或关节,形状上已经精确可控,与人体完全匹配,但人体是活体,各个部位要承受不同的力度,这对植入物的要求非常高。
 
其次,目前来讲,3D打印还处于相对初期的阶段,数据积累不够,要建立大量可靠的数据库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3D打印在数字产业化、数字分析,基于人体组织个性化测量、分割系统,以及精准建模系统等配套软件方面还需要做大量工作,以支持3D打印技术的发展。
 
另外,评价方法、标准体系尚未建立。每一个产品都有对应的标准,3D打印也不例外。目前,3D打印医疗器械在评价方法和标准体系方面仍比较缺失,基本上是参考相关行业的标准实施。余森说,从整个行业的发展来说,没有标准,就难以形成大规模的产业链。因此,3D打印医疗器械在材料标准、产品标准、安全可靠性和有效性方面的评价方法和标准体系都需要完善起来。
 
不难看出,3D打印医疗器械是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领域,必须要正视这些问题,才能够更好的促进发展。我们期待,未来通过资源整合,资本扶持,技术革新,医疗3D打印技术将可以带领一部分国产医疗器械厂商,与国外厂家一争高下。
上一篇:智能制造之下,机床、机器人、3D打印前景如何?
下一篇:2016年中国3D打印产业市场需求与投资潜力分析
  • 微信二维码